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陈玲 > 沦陷!异国疫情下的娘儿仨

沦陷!异国疫情下的娘儿仨

 

日子匆匆而过,难得仔细照镜子,发现一根白头发,扯下来,货真价实的一根白头发。接着,居然又发现一根超级长的白眉毛,我也是很服自己如何顶着这根超级长的白眉毛走在外面的?修炼成天山童姥了吗!

一个多月为国内家人朋友的担忧,而今情形彻底翻转。身边的华人开始囤货,还有群里转发的文字和视频,说囤食物简直弱爆了,很多人都在囤子弹!无从验证真假,只是吓得瑟瑟发抖。几乎每天和娃爹的视频或者电话,因为娃爹的武汉之行彻底暂停。现在再面对可能汹涌而至的疫情,我这个娘,当的可真是惨烈极了。我觉得我半辈子的人生也真是太能写小说了:生个娃,差点去见上帝;出个国学习,被人敲诈,被汽车撞,还轮上个病毒疫情。

当初,家人坚决反对我带娃同行。理由很简单:你要学习要做事,随身带娃,不要命了吗?我坚持,理由更简单:娃在身边,我才能安心学习和做事。尽管也曾妥协,答应只带小宝,觉得大宝的学习能力强一点,没有妈妈陪伴或许还能撑下去,结果,大宝多次哭闹,理由铿锵有力:妈妈,如果你不带我去,我就不知道美国长什么样了呀?应该说,是大宝的坚决,成为我坚持的最大动力。

之前的一年多,各种程序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。每周末去其他城市参加英语培训(你不得不承认,接受系统的学习,了解出题规律和解题技巧,是不得已为之但最有效果的方式),然精力和金钱成本的付出亦是代价。最后两个月,一心想等我自动放弃的娃爹主动承揽周末带娃的重担,猪队友在关键时刻还算给力。如果英语不过,项目到期,奖学金回收,还会遭到若干年不能再申请以及连累所在单位的惩罚。(后来我再也不觉得自己惨了,因为看到同事带着两个娃学习,8岁大娃在宾馆里看着1岁小娃)。

临行前收拾行李,母亲大人跑来,和娃爹说:我们都不同意,就你同意,出了事你负责。娃爹本质上是不愿意的,但娃平常都是我带,我不带走他也没法带。我对娃爹说,这是我人生最后一个梦想了:“出国学习,带着娃”,支持下我吧。

除了导师,谁都不认识,两眼一抹黑得就跑来了,生活上的杂事已经够多,再加上特别走霉运。有人说,我生活了几十年都没怎么和警察打交道,你3个月就和警察打两次交道,这什么频率啊?何止警察,还有消防员、救护员、保险代理、公证员、骨科大夫、牙医、维修工、物业、银行经理……一把辛酸泪。

睡着没有床架子的床垫,用着简易的折叠桌椅,还有二手的电饭煲、烧水壶、加湿器等,家徒四壁,却让我彻底喜欢上断舍离的生活。回国后的第一件事,该是把该扔不该扔的都收拾掉了吧。从最开始不舍得买一颗要五六十元人民币的大白菜,到后来习惯了购物时坚决不换算成人民币以免影响心情,从照顾娃的起居到视频连线给娃理发治病,凡是能做的都是自己一肩扛起。日子虽然清苦,但是娃的成长与收获足以抵消一切。

俩娃在幼儿园时属于“大宝的朋友是小宝、小宝的朋友是大宝”的孤鸟状态。没想到在这儿第一天放学后,他们就冲入踢足球的小朋友中,一阵乱踢,不亦乐乎。也因为太勇猛以及弱小,经常摔倒,所以迅速熟悉的第一句英语是Are you ok?气氛的宽松、周边人的爱笑、肤色国籍的多样化,带给他们全新的体验,也给了他们出乎意料的改变。尤其大宝,一扫之前怯怯的样子,还能给同学讲解数学题。

一段鸡飞狗跳、相爱相杀、大眼瞪小眼的日子,彻底激发出他们的小小男子汉气概。俩娃会洗衣晒衣收衣叠衣,尤其是小宝洗袜子比我洗得更干净;会洗浴缸放水然后泡澡;会拿水和刷子刷地毯上的污渍;会打蛋煮饭做一些基本的烹饪;会帮妈妈拿很重的购物袋。研究能力也得以全面发挥。第一天用吸尘器,就是他们自行开始,而后我还问他们怎么用;二手的晒衣架不太好使,上面的杆子总是滑落,我几次用透明胶粘上还总是掉下来,结果大宝直接把底下比较长的和上面的换了下,就不掉了,原来我的智商还不如6岁的娃;卫生纸卷纸用完了,我拿了新的放在马桶上方,娃研究了下卷纸的杆子,拆下自行装上了。只要我喊什么东西坏了,俩娃绝对第一时间大喊“我来了”,或者“我来研究”。浴缸里的水龙头坏了,物业来人修理,俩娃直接跳进浴缸仔细观看,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,小时候外婆钉个纽扣缝个衣服,他们必定围在一边观摩,要是拿个榔头螺丝刀什么的,他们必定还要动手尝试下。在沃尔玛发现了一套“12天发现”,一天一个实验,我懒得翻译,他们就自己看着图片捣鼓……

系里对我不错,给了单独的研究室,在我带来的和新买的笔记本接连坏了后,很快给我配了一个电脑,打印机什么的也都连接好了。导师也非常鼓励我潜心把之前写的论文和著作重新整理出来,加以新资料用英文发表。他觉得我只要用心,前途不可限量。不过他也知道我身后拖着两个小神兽,没给我压力,只是意味深长地说必定要有所取舍。所以每次和他谈完话,我都信心满满,然后被俩神兽折腾得又开始迷失自我。

人生是一趟单行列车,如果十年前就出来,十年的时间或许能够让我成为这里的助理教授或者副教授,但或许我就没有了俩宝。我叩问自己,在做一个有学术成就的学者和一个拥有他们两个的妈妈之间,哪个是第一位的?答案不言而喻。

身边人都嗤之以鼻, 都副教授了,还折腾什么呢?是的,都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妇女了……

可是,我想看到更好的自己;

并且,不想缺席娃的成长;

更想,为娃推开看世界的窗口。

祈祷自己不会在这里倒下。

惟愿春暖花开,一切安好。

推荐 40